最近,经常在抖音刷到一些“烂尾”的剧情,演员全是生面孔,演技平平,场景简陋,制作清汤寡水,剧情也土的掉渣,什么霸总、复仇、先婚后爱、追妻火葬场,胜在足够狗血,几秒钟就能让你欲罢不能,越看越上头。

 

但你发现,直到进度条已到终点,剧情仍未结束,抓心挠肝地全网搜索大结局,却发现这是一部正在热映的短剧,结局需要付费观看。

 

这种每集1-3分钟,制作成本不到50万的“三无剧”,是时下最流行的“短剧”,风头无二。

 

西安丰行承制的《无双》8天充值破1亿,聚石传媒的《前妻攻略》上线24小时票房破1000万。

 

这年头,投资短剧比投资文娱靠谱多了。

 

 

ROI达到1.2

“花39,爽一部,花365,爽一年。”

 

这是付费短剧的基本套路。

 

目前,短剧的播放平台主要集中在微信小程序和抖音小程序,用户无需下载第三方APP,即可实现付费和观看,简直是为赚钱铺好了一条康庄大道。

 

一般一部剧80-100集,到第12集的时候开始付费,有两种付费方式,一是按不同价格单次解锁内容,充值数额为29.9元、39.9元、59.9元;另一种是购买年卡,通常会员价为365元/年,298元/年。

 

 

别小看了这几十块钱的钞能力,有消息人士透露,目前国内全平台的付费短剧每日充值消费已经在6000万元左右,遇到国庆等节假日档期,峰值甚至超过1亿元。

 

这使得短剧直接“复活”了之前颓糜的中文在线,11月8日,中文在线再次实现20%涨停,市值逼近200亿元。短短5个交易日,股价涨了近一倍,其总裁童之磊身家上涨13亿。

 

还有之前靠写“网络毒鸡汤”成名的咪蒙,如今重出江湖杀入短剧市场,成立了银色大地MCN机构,旗下共有21位艺人。有媒体做过统计,光是银色大地的姜十七、浩杰来了、乔七月这三位达人的定制短视频,90天的收入就达到4600多万,一年营收预计1.8亿。

 

“来钱太快了,制作成本低,变现周期短。”短剧行业人士坦言,「一周拍完,一周投放,一个月结束,变现周期之短远超传统影视制作。」

 

甚至有研究机构预测,2023年整个短剧市场规模将有可能达到200亿元,相当于2022年国内电影票房的66%。

 

而短剧制作方则通常采取分账的方式盈利。

在剧集上线后,视频平台根据点击观看情况,在规则框架内从会员费中抽取资金分账给片方。

 

根据德塔文《2023年上半年微短剧市场报告》,2023年上半年共上新短剧481部。

 

其中,腾讯视频上线的《拜托了!别宠我》短剧系列分账票房已突破3000万;爱情悬疑剧《招惹》,开播不到1个月,累计分账破千万元;《别跟姐姐撒野》,上线首月播放量破20亿,分账500万元。

 

除此之外,广告植入、电商带货也能带来不菲的收益。

 

高暴利的背后,是低廉的成本,让短剧制作方赚到手麻。

 

短剧演员,都是一些小网红、上不了线的小演员,这些人片酬少的一天一两千,多的也不过几万;再算上群演,讲究点的,横店群组专门找一天一两百的特约,随意点的就找员工充数,怎么省钱怎么来。

 

工作人员曾坦言,横店一部80集的短剧10万元就可以拍完,平台方的短剧制作成本通常在20-30万左右,精品短剧的制作成本约为50-70万。

 

有媒体曾对此做过调查,目前小程序短剧的ROI(投资回报率)约为1.2,即花费1元的投放成本,可以获得1.2元的用户付费。按这样计算,《无双》8天就能收到1.2亿的用户付费。

 

妥妥的人生赢家。

 

 

仿佛要拿下全人类

短剧的成功,在于精准地戳中了用户的“爽点”。

 

根据短剧自习室整理的数据,在2023年1月-7月的爆款短剧里,90%的题材仍然以「爽」为主,如战神、穿越、逆袭、重生等。

随便从短剧平台上搜索了几部剧,光看名字,就好像看完了整部剧,但就是忍不住还要点开看看。

抖音上有网友说出了无数用户的心声:

 

 

究竟是什么人在为此付费?

 

数据智能服务商艺恩的报告显示,短剧的用户中,中低收入人群占比在70%以上,这类人群有大量的时间。

 

抖音数据已经表明,抖音用户的观剧习惯,从最开始类似短视频的看剧,逐渐变成持续追更的追剧模式。典型的变化就是第一天看了某部短剧,七天内回访这部剧内容的用户占比,达到了50%,爆款连续短剧的追看率可以达到70%以上。

 

这意味着,用户已经初步形成了追看短剧的习惯,这对于2C付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 

短剧工作人员表示,短剧行业内对受众的定位就是“下沉用户,平台短剧女性用户为主,小程序短剧男性用户为主”。

 

而另一份《2023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则显示,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10.12亿,19岁及以下年龄用户占比50.9%。最近半年内,一半以上的短视频用户看过3分钟以内的微短剧、微综艺、泡面番,19岁及以下年龄用户的占比为 57.9%。

 

看来以“爽”为主要核心元素,通过融入各种爽文套路+强节奏,调动起用户的爽感情绪,从而为上头付费,成瘾性大+用户粘性高,最终达到男女老少全部通吃的地步。

 

 

成功的B面

短剧的流行已然势不可挡。

 

在其市场潜力被挖掘后,主流的网文平台、视频平台、直播平台、MCN机构,甚至是大厂和头部影视也纷纷下场投入。

 

前几天,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开始大张旗鼓征集短剧剧本,原本背靠大树好乘凉,但耐不住其月活近年来不断下降,以制作短剧来消耗库存IP,盘活流量。

 

带货直播MCN机构「遥望科技」进军短剧行业的背后,也是其面临直播退潮、市值腰斩的困境。当年的优爱腾入局无不是想要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。

 

有媒体曝出,沉寂许久的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正在进军短剧市场,目前在推进短剧版权事项。

 

之所以有越来越多的公司积极入场,一方面是看重抖音、快手等日活过几亿的庞大用户基础,以及直接2C的属性,带来2C付费、广告植入、电商带货甚至IP开发等更具想象力的变现机会。

 

另一方面,则是现阶段,短剧已经显示出在播放量、商业化收入等方面的高速增长。

 

之前,在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的短剧论坛上,长信传媒创始人郭靖宇的表达很实在:即便现在做短剧亏钱,但他仍然还要继续尝试甚至加注尝试,因为短剧代表新的可能性。

 

在此之前,长信传媒短剧业务负责人伍德也对表示,看好短剧在剧集IP内容开发上的长线价值,而且未来在B端广告和C端付费分账,会让短剧变成一门赚钱的生意。

 

大佬高调入局,有资金花钱投流,再加上购买好剧本,短剧就能上演暴富神话吗?

 

九州文化负责人王为之表示,爆款产品只是少数,小程序短剧行业存在着“二八定律”。

 

比如,九州文化的平台每月上新的短剧数量在50-60部,每部成本约在20-30万左右。但九州旗下短剧有70%左右能保本,其中爆款率10%—15%,扑街率30%,而这30%中有10%为纯亏损。

 

另有业内人士表示,现在入局者越来越多,剧集批量生产,内容同质化严重,小程序短剧远没有外界吹的那么赚钱,投流成本就能占到总票房的80%以上。

 

同时,短剧内容低俗化、恶俗化的问题逐渐显现。

 

为了博流量,一些小程序的短剧没有取得上线备案号,内容大打擦边球或“撒狗血”,充满了性暗示,或者血腥场面。

 

这些剧集因为播出渠道隐密,一再躲过监管。

 

甚至部分人打着小程序的幌子行骗。大部分受骗群体都是老年人,他们对网络安全意识不够,被诱导充值付费。

 

短剧的红利还能持续多久?还有多少入局者等待分一杯羹?

 

不知财富和监管哪一个更先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