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一)

初三下学期的一天,娟儿的爷爷奶奶突然来学校,给她请了一个礼拜的假,说要带她回家。她正处于紧张的中考备战阶段,她明白现在多学习一分钟,她中考成绩就能多得一分,而在全市初三学生范围来说,一分的差距,就可能在排名上领先几十名,她想考入本市唯一的重点中学,这对这所普通的乡镇中学的每一位学生来说,都是十分艰难的,按照往年的入取率来看,每年只有不到10个学生走这所乡镇中学走进市重点中学,要成为这其中的十分之一,只有拼了命的抓紧一切时间学习。

这会儿,她正被爷爷奶奶叫到教室外面的阳台上,教室内数学老师还在继续讲演一道方程式的解法。他们小声的说着话。

“收拾下你的东西,跟我们回去。”爷爷说。

“我不回去,我还要上课呢!”她嘟着嘴回道。根据以往的经验,家里碰到秋收、春种或者类似的农忙忙不过来,而爸爸妈妈在外打工,爷爷奶奶也会给她请假回去做帮手,学业轻松的时候,她会乖顺的回去帮忙,白天帮忙干活晚上在家温书;有时候,正巧碰上月考前夕(全校每月大规模联考),她也会拒绝回去。

爷爷见说不动,正要上手直接拉她走,被奶奶给拦了下来,“把书带回去自己看书是一样的,你之前不也会在家看书吗?”奶奶说道。

“这次不一样,马上要中考的,好多难题还需要听老师讲解。”娟儿说着眼睛朝教室里面瞄了一眼,数学老师正在黑板上板书解题过程。

“不要跟她说这么多,直接拉走。”说着爷爷又要动手拉她,她凭敏锐的反应及时窜逃进了教室。

她惊魂未定的坐回座位上,眼睛一会看看黑板上的题,一会朝着门口爷爷奶奶站立的地方望去,只见他们小声商量着,爷爷时不时朝她的方向射来凶狠的眼光。

1分钟过去了,他们还没离开,2分钟过去,他们依然还在门口,突然,爷爷径直越进教室门,朝着她的方向走来,只见正在上课的老师停了下来,看向爷爷,原本认真听讲的同学们,随着老师的目光方向也一个一个朝着爷爷看去,而爷爷带着众多人的目光朝着她走来,就像一大束刺眼的光芒将她照的无处遁形,这刺眼的光束仿佛能穿透一切,将她努力埋藏在头脑中最深最暗角落里的回忆暴露无遗,她动弹不得,只能任凭记忆在头脑中穿梭。

她感觉自己回到了半年前的生物课上,又仿若是初一年纪的一个晚自习前的傍晚,光束像一柄机关枪在头脑里来回扫荡,记忆如零星的水花被激起,一点一点相继连成一片,一片一片的相邻的水洼又汇流迅速汇流,一场汹涌的波涛在她脑中呼啸而过。

一个晚自习前的傍晚,一堆女同学聚在文艺委员座位旁边小声讨论着什么秘密。

半年前的生物课上,生物老师正在讲女性生理知识里的月经。

晚自习前奏,一群女生簇拥在文艺委员肖璐的座位旁,肖璐压似乎在讲一个天大的秘密,低了嗓门说:“我看见刘丽在咱们宿舍换那个了?你们看到了吗?扔在垃圾桶里好恶心啊,上面都是血。”

她的前座舒雅立马扯着尖尖的嗓子故意压低说道:“我也看到过,我看到她做过的凳子上都是血呢!”

她们说的小丽,是娟儿班上的留级生刘丽,除了年龄比她们大两岁外,娟儿并没有感觉她与大家有什么不同之处。有人还建议小丽坐过的地方和睡过的床铺,大家都不要去坐,否则会被传染,讨论到群情亢奋处,她们目光还齐刷刷的朝教室靠后排的小丽位子射去,仿佛在看一个外星来的怪物,而小丽也似乎感应到了这种目光的存在,只见她低着头、尽力蜷缩着自己。当时,娟儿就坐在文艺委员的后座,当大家的目光齐齐的绕过自己而向更远处投去时,娟儿在心里默默庆幸自己还没来月经,否则这种被孤立、被视为异物的目光就得落在自己身上。

可是,这束目光在经历了不长不短的两年后,不偏不倚还是落在了娟儿的身上。两年后的一堂生物课,生物老师正在讲女性生理知识里面的月经,老师说月经是女性身体正常成长到一个阶段的必然过程,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,然后让班上女生来了月经的举手。可是,在娟儿的印象中,月经可不是正常的、自然而然的,她还记得发生在小丽身上的事,她太害怕同样的一致性的目光投向自己了,所以,当老师说到举手时,她没举,正当她再一次庆幸自己没来月经之时,却发现全班同学连同老师的目光齐刷刷的一起看向了她,原来班上其他女生都举了手,唯独她没举,那种被孤立、被视为异物的目光终于还是落在自己身上,她顿时感觉一股热血往头上涌,脸瞬间绯红。从此她就害怕直视这种齐刷刷的目光。她仿佛都能想象今天或者明天的某个晚自习前夕,大家聚在一起议论自己没来月经这件怪事的场面,而事实也正如她所料,因为她下意识的听到,有些女孩给她取了个外号叫“白虎”,有时又偶尔听到“石女”这样的称呼,她认定她们说的就是自己。

不知道是她内心强烈渴望自己快点来月经的愿望驱使下,还是自然而然就发生的事情,那节生物课一个月后,她终于也来了月经。

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,书桌上的书本和课桌里面的书本都在爷爷的指挥下,由奶奶装进了书包,这一切在全班同学和老师的注视下发生,娟儿没有勇气反抗,顺从的跟着爷爷奶奶起身离开座位、迈过门槛、走出了教室大门。

(二)

回到家里的这两天,娟儿发现家里并没有特别急的农活要忙,除了每天早上洗下家里的衣服,她大把的时间都花在看书学习上,

目光让人害怕 月光让人安宁